鋁:政策梳理與下半年供需預測

2017-07-31 10:08:28 admin 40

今年商品期貨里的金屬鋁是個比較活躍的品種,主要因為今年是鋁供給側改革元年,一系列針對鋁行業的政策紛紛擾擾,所以也造成了2017 年上半年國內鋁市受政策和基本面過剩二者影響,行情反復糾結。那么今天我就對鋁產業政策給大家做一個梳理,希望借此能大致把握一下鋁產業供給政策推進的脈絡以及對下半年鋁供需產生的影響。

  其實早在2013年7月國家發改委就針對當時電解鋁產能擴張過快的問題下發了《鋁行業規范條件》的文件,簡稱36號文。目的是進一步加強鋁行業管理,遏制行業重復建設,化解電解鋁產能過剩矛盾,規范現有鋁企生產經營秩序。

  2013年10月下發了《國務院關于化解產能嚴重過剩矛盾的指導意見》簡稱“41號文”。其中對電解鋁首次提出了“2015年底前淘汰16萬安培以下預焙槽,對噸鋁電耗大于13700千瓦時,以及2015年底后達不到規范條件的產能,用電價格上浮10%,嚴禁各地自行出臺優惠電價措施,采取綜合措施推動缺乏電價優勢的產能逐步向有能源競爭優勢的地區轉移,推廣交通車輛輕量化鋁材產品開發和應用等意見。

  2015年6月,發改委印發了《關于印發對鋼鐵、電解鋁、船舶行業違規項目清理意見的通知》,簡稱1494號文件,文中關于電解鋁行業明確要求在建項目符合相關要求的,要落實等量置換并備案,不符合相關要求的責令停止建設。對建成違規項目,符合要求的辦理備案;不符合要求的在企業整改達標后辦理備案。對2004年前開工建設的項目,有關地區辦理備案。14年開始我們電解鋁項目進入了一個快速發展的階段,這其中不乏手續不齊全的項目,這個通知說白就是要給全國電解鋁產能一個整頓并洗白的機會,

  2016年6月發布了《國務院辦公廳關于營造良好市場環境促進有色金屬工業調結構促轉型增效益的指導意見》,簡稱42號文。指導意見提出爭取電解鋁產能利用率保持80%以上等具體目標。嚴控新增產能,并要嚴格落實產能等量或減量置換方案,且在網上公示。同時加大督促檢查力度,嚴厲查處違規新建電解鋁項目,積極推動低效產能退出,擴大市場應用。

  2016年12月發改委又印發《國務院關于發布政府核準投資項目目錄(2016年本)的通知》。再次要求對鋼鐵、電解鋁、水泥、玻璃、船舶等產能嚴重過剩行業項目要嚴格執行41號文,各地方、部門不得以其他任何名義、方式備案新增產能項目,相關部門和機構不得辦理土地供應、能評、環評審批和新增授信相關業務,合力推進化解產能嚴重過剩矛盾。

  2017年3月環保部會同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大氣污染防治協作小組及有關單位制定《京津冀及周邊地區 2017 年大氣污染防治工作方案》要求北京周邊“ 2+26”城市的鋁產業鏈企業在冬季采暖季,錯峰生產。電解鋁廠要限產 30%以上;氧化鋁限產 30%左右;炭素企業,達不到特別排放限值的,全部停產,達到特別排放限值的,限產 50%以上。

  2017年5月發改委、工信部等四部委4月聯合下發了關于印發《清理整頓電解鋁行業違法違規項目行動工作方案》的通知,簡稱656號文件。對 2013 年 5 月以后新建的違法違規項目以及未落實 1494 號文件處理意見的項目,在建的要立即停建,建成的要立即停產。有關省級人民政府、國務院國資委要按照相關法律法規和產業政策要求,堅決迅速進行處置。特別是 2013 年 5 月之后新建設的違法違規項目,屬頂風作案, 性質惡劣,要依法依規嚴厲問責,嚴肅查處相關責任人。根據該文件要求,5月15日前企業完成自查上報, 6月30 日前完成地方核查, 9 月 15 日前完成專項抽查, 10月15日前完成督促整改,因此在下半年電解鋁供給側改革將逐漸落地對鋁價有所支持。大家可以看出來這個方案的用詞嚴厲程度是前所未有的。這可以說是電解鋁行業史上最嚴格的政策,到目前為止電解鋁產能的變化都是在這個方案設定下進行的。

  繼新疆之后,山東、內蒙古兩地發改委相繼出臺響應政策,內容與656號文件框架一致,但是在執行上新增產能雖然受到抑制,還未有在產產能主動減產。

  通過梳理以往的電解鋁產業政策,目前這輪旨在清理整頓電解鋁違法違規產能的供給側改革,主要依據三個文件:首先是2013年作為提綱挈領性文件的《國務院關于化解產能嚴重過剩矛盾的指導意見》的“41號文”;還有兩個涉及具體落實的文件,一個是2015年國家發展改革委、工業和信息化部《關于印發對鋼鐵、電解鋁、船舶行業違規項目清理意見的通知》“1494號文”,以及今年四部委聯合印發的《清理整頓電解鋁行業違法違規項目行動工作方案》的通知 “656號文”。

  基于最新的“656號文”,此次電解鋁產能清理整頓的范圍主要包括“1494號文”之后新建設的違法違規項目,以及未落實“1494號文”處理意見的項目。而目前國內電解鋁合規的項目,既包括國家層面核準的,也包括地方政府備案的。

  目前國家層面上,大體上按照工信部發布的符合《鋁行業規范條件》的三批企業名單來統計,全國電解鋁合規產能有2987萬噸;地方層面上,根據亞洲金屬網統計的數據顯示,大約有1067萬噸的電解鋁項目手續齊全,在地方政府有過備案,但是沒有在工信部備案。比如廣西也有一部分產能沒在行業規范條件內,但這些項目屬于扶貧項目是經過當地備案的,而且不是這次違規產能處理的地區范圍,因此不在清查范圍內。這部分產能也都屬于合規產能。因此,目前已建成的合規產能大約在4054萬噸。那么這些違規產能主要集中在山東和新疆地區,這兩個地區在產的違規產能有將近400萬噸,是些次產能清理的主要目標。按照6月份全國在產產能3884萬噸,目前合規產能中還有待復產的有大約570萬噸。

  那么供給改革政策執行怎么樣呢?

  2017年4月14日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政府發布《關于停止違規在建電解鋁產能的公告》,新疆東方希望、新疆其亞、新疆嘉潤3家企業違規在建的電解鋁產能項目被勒令停止,涉及產能200萬噸。至此電解鋁供給側改革才算真正拉開續幕。為什么新疆要先發布呢,因為電解鋁行業是對電力消耗大戶,新疆的煤炭資源豐富而且便宜,所以電力成本低,全國新建產能這塊都往新疆投資建廠,此時新疆地區的違規在產產能大概有130萬噸左右。但是這個公告發出后在后續的落實中,在建產能約120 萬噸停建,僅有2 萬噸產能停產,整體抑制了新增產能,但對現有建成產能影響較小。

  6月中旬山東魏橋集團旗下電解鋁開始實施減產,減產量 25 萬噸,當時預期 是10日內減產完成。但是相對于魏橋 850 萬噸的運行產能,以及目前 3800 多萬噸的總電解鋁運行產能, 25 萬噸的量影響不大,不久新疆嘉潤二期15萬噸產能也已經按要求減產。

  6月底新疆昌吉自治州政府要求:新疆嘉潤40萬噸和新疆東方希望80萬噸運行的違規產能部分在7月20之前必須全部停完。7月5號國家環保部及相關部門要到新疆對此事進行督察。目前新疆嘉潤違規運行產能已經停了一半計66臺電解槽大概8萬噸;據悉新疆東方希望已經開始停槽。

  新疆鋁企減產對年內全國產量影響有限,不過對其他地區違法違規產能清理整頓工作有表率和指導作用。可以預期后期山東、內蒙相關鋁企也將實施減產,山東目前的違規產能主要集中在魏橋和信發兩家,合計有260萬噸,考慮到這些地區鋁下游產業非常集中,減產也非常可能是緩慢過剩,全年因減產影響的產量仍有限,不過仍對緩解供應過剩有利。

  那么反應到鋁市,前期由于環保、產能治理等供給政策多次發聲,造成市場供應緊縮的預期推高了鋁價。但隨后的時間里市場發現政策的執行效果并非預期順利,轉而再次對供給改革產生懷疑,不過接近年中時在政策高壓下,多地為應對所做的減產動作還是讓市場感到緊張。

  另外6月有色協會鋁業分會主任在一次電話會議中表示,中央去電解鋁違規產能決心是有的,但要避免出現價格暴漲,為了防止這種情況出現,一方面要盡快完成產能置換調整,鼓勵指標向低成本地區轉移,并加快合規產能建成,補充停下來的違規產能。另一方面臨時停產的合規產能要盡快開起來,彌補局部或短時的短缺。同時違規產能關停可能留有余地,并到“2+26”政策執行。由此可以看出電解鋁供給側改革最大效果是抑制住了新增產能,然后才是逐漸落實去產能,當然落實的量還有商量的余地。政策從出臺到求實到量化到落實是需要一段時間的。

  上半年政策支撐鋁價高位運行的同時,也讓前期停產的合規產能有了復產的動力,只是政策預期強烈但遲遲不根本落實,導致的結果是合規不合規產能繼續增加。根據阿拉丁統計2017年上半年中國共新投產電解鋁產能221萬噸,復產電解鋁產能63.5萬噸,而減產僅有47萬噸。算上剛剛停產的新疆嘉潤、魏橋和新疆東方希望產能,還有370萬噸違規產能需要清理。那么在9月違規產能停產核查前,這部分能不能順利實現產能置換或關停現在還是未知。而且這部分違規產能會不會疊加到供暖季關停目前也沒確切的說法。不過,考慮到370萬噸違規產能如果在9月前全部關停而沒有合規產能及時填補,不可能不引起市場震動,這與前面有色協會說的供給側改革推進目的不一致,所以我們假設兩種途徑,一種是370萬噸違規產能在9月前再停產30%,剩余70%疊加供暖季停產。第二種是370萬噸違規產能全部并在供暖季完成停產。

  北方供暖法定時間為:11月15日開始至次年3月15日結束,取暖季預計持續約 120 天。總涉及氧化鋁產能 3150 萬噸,占全國總產能 40.8%,按照氧化鋁企業開工率90%算,供暖季將使產能減少 945 萬噸,折算2017年內氧化鋁產量影響約104萬噸左右。總涉及電解鋁產能 1196 噸,占全國總產能 28.1%。按電解鋁企業平均工率87%,供暖季受影響產能 359萬噸,折算2017年內電解鋁產量影響約38萬噸左右。

  回到剛才的假設,第一種情況,則有110萬噸違規產能并到供暖季停產,那么在產合規產能只需要關停249萬噸。第二種情況,370萬噸違規產能全部并到供暖季停產,正好能完成違規產能清理任務。我們在這里認為第一種情況更接近于當下鋁產業供給側改革進程,那么到2017年底如果不考慮合規產能復產情況下,電解鋁的在產產能可能在3500萬噸左右。

  上半年氧化鋁價格經歷了先下跌再反彈的V型格局,一季度因為氧化鋁供應偏快,同時,部分小型氧化鋁廠和貿易商出貨意愿加強,電解鋁企業在運輸改善的條件下,備貨周期逐步壓縮,造成價格快速下滑。5月環保組進駐山西迫使部分氧化鋁企業檢修整頓,同時中鋁集團要求部分集團內企業實行彈性生產,產量有所下滑。由于電解鋁產能繼續釋放,部分貿易商抄底意愿加強。促使了二季度氧化鋁價格部分反彈。縱觀上半年,國內氧化鋁價格較去年末下跌311元/噸,按生產一噸電解鋁需要1.92噸氧化鋁,折合成本節省597元左右。而與之相反上半年動力煤價格走勢先漲后跌,呈現倒V型,截止6月底動力煤價格已與去年末幾乎走平。

  2016 年末,預焙陽極市場已經開始供需緊張。一方面是電解鋁新增產能釋放,企業繼續推進復產,對預焙陽極需求仍在增長,另一方面是預焙陽極生產受到環保政策的限產,產能利用率低迷,產量不增反降。2017 年各地開展空氣質量專項督查,對預焙陽極生產能持續壓制。各鋁廠的庫存在較低水平,市場中接貨意愿隨強勁,但供應和生產方面還是不能滿足其下游需求,價格在年內持續攀升,去年至今已漲1280元,折算電解鋁成本大概在640元。綜合以上可以看出,作為電解鋁生產原料成本比重較大的氧化鋁、電力、預焙陽極價格漲跌不一,但綜合下來上半年電解鋁成本也經歷了一個下降再反彈的過程與去年末相差不大。

  根據我們試算截止6月底,全國電解鋁加權平均生產成本在13004元/噸,按6月現貨價13680 元/噸的價格,估算國內鋁冶煉行業平均盈利在676元/噸左右,企業盈利情況依然可觀。

  分析今年上半年的鋁土礦進口數據,我國從幾內亞、澳大利亞以及印度等國家的進口量依然保持整體的穩定,據海關統計,截至5月底,我國鋁土礦進口量已達2517.5萬噸左右,比去年同期增長15%。其中,幾內亞已超過澳大利亞成為鋁土礦最大進口國。據悉,幾內亞鋁土礦目前已滿負荷運營,日裝載能力可達 12 萬噸左右。到今年年底,我國從幾內亞進口鋁土礦將達到3000萬噸左右。分析近年來的鋁土礦進口情況,除了像澳洲相對穩定的“傳統來源國”外,也有新的供應國不斷的加入,像以牙買加為首的新的供應來源不斷的擴充我國鋁土礦的進口量。以目前的市場形勢分析,我國鋁土礦市場潛力巨大,發展前景向好。從近期的鋁土礦進口量可以看出,現如今幾內亞鋁土礦已成為我國最大的進口來源,預計未來我國在幾內亞的鋁土礦發展也將進一步成為各企業爭奪的熱點。

  今年 1-5 月全球氧化鋁(包括中國)產量為 5383 萬噸,同比增加 787.9 萬噸,去年同期為減少116.4 萬噸, 主要是中國氧化鋁同比增加 727.8 萬噸, 遠高于全球其他地區氧化鋁的增幅。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7 年 1-5月份中國氧化鋁產量為 2889 萬噸,累計同比增加 22%.近期電解鋁供給側改革再次成為市場熱點,這對氧化鋁需求形成較大壓制,氧化鋁供應有過剩的趨勢,好在部分氧化鋁企業停產迅速,像中鋁旗下多個地方氧化鋁廠檢修實行彈性生產,化解了這一矛盾。到目前氧化鋁廠庫存偏低,下游市場按需采購,供應過剩并不明顯。以上因素促使氧化鋁價格報價堅挺。

  進口方面,2017年1-5月中國進口氧化鋁數量為131.3萬噸,同比減少13.5%。截止2017年6月30日,中國主要港口氧化鋁庫存為60萬噸,在去年同期為115萬噸。原因是由于國內價格下跌,進口氧化鋁價格優勢減弱,整體進口量下滑。

  據國家統計局公布截止今年5月國內電解鋁總產能4343萬噸,在產產能3809萬噸,產能開工率87.7%。上半年供給政策頻出,最明顯的效果是約束住了新建產能,對在產違規產能處理的力度稍差一些。不過從接近年中的一系列細化措施看,高層對供給改革的信心一直在,政策實施也有了實質的推進,對下半年來說無論從政策的節點來看還是政策出臺后給予的運作時間已不多,相信下半年違規產能出清的步伐會加快。根據我們整理統計,上年年全國電解鋁增復產能釋放較多,為302萬噸,這里面大部分為合規產能,而減產產能僅有58.5萬噸,大部分為受供給政策施壓近期減產。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中國前五個月產量累計 1378.2 萬噸, 累計同比增長 11.1%, 去年同期累計量為 1241.4萬噸。但統計局數據對國內鋁廠數據涵蓋不全,據其它專業行業機構統計前5月中國累計生產電解鋁1520.5萬噸,同比增加22.0%。上半年5月單月產量317.3萬噸再次突破歷史新高。從環保角度看由于大氣污染防治對鋁產業影響主要體現在上游和下游,電解鋁企業環保設備相對成熟受影響相對較小。上半年供給政策執行并不嚴格,隨著產能被約束,下半年電解鋁產量增速可能放緩。

  根據國際鋁業協會(IAI)數據,今年前五月全球原鋁產量2512萬噸,較去年同比增長6.1%。由此折算前五月國外原鋁產量1133萬噸,較去年同比增長0.6%。國外原鋁市場保持穩定。

  每年年中時期鋁錠庫存都有一定程度積累,為全年最高。截止今年6月末全國主流地區鋁錠社會庫存總量為114萬噸,期貨庫存為33.2萬噸。庫存合計147.2萬噸,較去年末增長了225%,與去年同期51.1萬噸比增長188%。去年因為鋁企減產后復產相對緩慢導致庫存偏低。今年與14、15年歷史同期相比鋁錠庫存并沒有過多高于往年,但年中時期庫存消耗下降幅度要慢于往年,顯示當前基本面上供需格局依然嚴峻。

  從下游消費量來看,中國 2017 年 1-5 月鋁材產量累計為 2434.1 萬噸, 同比增 8.30%。中國 2017 年 1-5 月鋁合金產量同比增 16.1%至 340.40 萬噸。鋁合金產量增速雖高,但占比較小,因此影響較小。上半年鋁下游消費整體保持旺季不旺,淡季不淡,下游鋁材產量高增速支持電解鋁價格在產量持續增加中依然堅挺。

  出口方面,由于國外鋁價今年偏強, 同時出口訂單同比增加, 預計出口將逐漸好轉。海關數據顯示,中國 1-5 月鋁材出口量 174 萬噸,同比增加 3.7%, 占同期鋁材產量的 7.45%。因國際鋁行業將鋁價下跌歸因于中國過剩產能的輸出,不斷加大對中國相應的反傾銷制裁。美國商務部于將于 8 月 16 日對進口自中國的鋁材作出反補貼和反傾銷調查初裁。據悉, 2016 年我國出口美國的鋁箔有 16.84 萬噸,此次涉及的鋁箔出口量約為 13.75 萬噸,占 2016 年總出口量的 12.7%,同時涉及逾 230 家中國公司,傾銷幅度為 38.4%-140.21%,因此這一案件對國內鋁箔行業影響較大,需要密切關注。

  建筑仍然是鋁消費的最重要部分,占比 33%,但近年來持續下滑。 目前來看,建筑房地產雖然增速回落,但同比增速依然不低。雖然市場對房地產后市比較悲觀,但這個走弱或是一個長期趨勢,目前數據同比依然保持增加,增速走弱的情況下,依然保持增長,對需求端依然有所支撐。統計局數據顯示,1-5 月全國房地產開發投資 37595 億元,同比增 8.8%,增速比 1-4 月回落 0.5 個百分點。 1-5 月房屋新開工面積 65179 萬平方米,增 9.5%,增速回落 1.6 個百分點。 1-5 月商品房銷售面積 54820 萬平方米,增 14.3%,增速回落 1.4 %,穩增長仍然是經濟發展重要目標的情況下,基建投資增速維持高位是大概率事件。

  2017 年 1-5 月,汽車產銷 1135.84 萬輛和 1118.20 萬輛,同比增長 4.49%和 3.71%,低于上年同期 1.3 個百分點和 3.3 個百分點。銷量累計增速比 1-4月繼續下降。乘用車產銷同比增速低于行業水平,商用車產銷同比保持較快增長。

  市場普遍認為汽車產銷增速將回落,是由于優惠政策減半,但考慮到去年增速較快,基數較高,同比增速有可能進一步放緩,但總體依然保持中低增速, 目前根據中汽協預計增速或在 5%左右,因此在下半年汽車產銷旺季,對金屬鋁的消費依然可期。

  綜上所述,鋁行業正處在供給側改革的風口浪尖,鋁市受政策激勵的痕跡十分明顯。下半年鋁市的風險依然來自于政策的不確定性,以及政策的落實情況,不過通過對改革政策的梳理我們發現,中央對電解鋁行業的改革步伐逐漸清晰起來,即非市場原始想像的一刀切形式,也非市場悲觀時看到的推行不動,而是以自有節奏按部就班的進行,在合規產能和違規產能中一增一去平穩過渡,以不給市場造成劇烈影響為前提。所以下半年鋁市節奏仍是由政策把控,最終實現產能的有效壓縮。

  行業供需方面,鋁產業上游鋁土礦的進口已成功找到像幾內亞這樣新的穩定資源供應國,并且國內鋁產業企業也紛紛走出去在海外建廠,加工氧化鋁供應國內,整體上游原料供應環境比較寬松。中游氧化鋁和電解鋁產能受供給政策影響,今年產能將不同程度受壓縮。雖然上半年氧化鋁產能因為復產較快有過剩的趨勢,但由于中鋁旗下多個地方氧化鋁廠彈性生產,化解了這一矛盾,未來氧化鋁供應依然充裕。上半年在供給政策預期下電解鋁供給增速仍然要快于需求,造成一定程度過剩,表現在電解鋁庫存累積已達120萬噸的歷史高位水平,而且當前庫存并沒出現季節性下降的趨勢。從接近年中的一系列細化措施看,高層對供給改革的信心一直在,政策實施也有了實質的推進,對下半年來說無論從政策的節點來看還是政策出臺后給予的運作時間已不多,相信下半年違規產能出清的步伐會加快。而鋁下游需求方面,房地產雖然今年降溫,但做為經濟保底引擎也不至于出現當機,其它各方面則表現平平,預計年均消費增速要低于去年達到6%,下半年鋁市供需有望轉為平衡甚至略微短缺。而由于鋁市上半年積累有大量庫存,下半年鋁價很難出現暴漲。(李金濤)

       原文出自< 一德菁英匯>轉載請注明出處:鏈接https://news.cnal.com/2017/07-31/1501462031485257.shtml




深圳风彩票开奖查询 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图 股票涨跌怎么计算 江西11选五多乐彩走势图 私募基金配资比例 彩票开奖查询 内蒙体育彩票11选五 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 3d试机号历史对照表 吉林十一选五跨度一定牛 福建体彩11选5开奖结果今天 青海快三app下载 双色球app安卓版 十一选五预测 19051937期河北11选5 江西快三实时走势图 11选5投注平台辽宁玩法